這很簡單我也會

「放一坨油脂在牆角,這很簡單。波伊斯做過了,人人都可重做。」   —— 艾略克.瓦堤耶(Eric WATIER)

藝術作品的製作工序是否愈繁複愈好?法國藝術家瓦堤耶曾以《越簡單越好》(Plus c’est facile, plus c’est beau)作品書揭示「以技術複雜度評判藝術作品」的迷思;他以簡略的文字、重複的句法書寫89件現當代藝術史上製作程序簡易之作。張君懿的《這很簡單我也會》改編此書句法,用以描述70、80年代出生的臺灣當代藝術家王雅慧、何采柔、周育正、李明學、崔廣宇、陳萬仁以及賴志盛的作品,並邀請他們依此腳本道出對方作品「這很簡單我也會」,以逆向操作引發「作品看似簡單,想法卻不見得簡單」的思索。作品中,身分證照般的動態影像一如角色扮演電玩中遊戲尚未正式啟動的展示介面,藝術家們處於「似非自身又尚未成為他者」的中間狀態,反覆重申這些相互指涉的句子,於環形空間裡形成貌似彼此較量的創作擂台——角色的輪替與作品指涉的切換是否勾勒出藝術創作形態的時代樣貌之一?抑或,喧然紛歧的話語底下,隱然鬆動著作者與作品之間密不可分的依存關係?

Image title

Image title
Image title
Image title
Image title

  • /